阅读历史 |

第160章 这个世界上就只有你能喜欢她吗(1 / 2)

加入书签

“当然了。”

裴遇看着裴晋说:“以后再有这种事情,哥不用找理由把我支开,有什么话我们可以一起坐下来,光明正大地谈。”

裴晋没想到倪婳居然就这样轻而易举地相信了裴遇。

他都不知道该说裴遇有本事,还是该说倪婳好忽悠。

裴晋扶在办公桌边缘的手握紧了几分。

“光明正大?”

听到这四个字,裴晋简直要气笑了。

“之前你接近倪婳的时候光明正大了吗?”

“去年七月,你口口声声说你和宋旭言去西藏自驾游了,不是背地里跟着倪婳公司去团建了吗?”

“你住在外面不回家,说着住在朋友家,实际上不是用别人的名字在倪婳家隔壁买了房子,和她当起了邻居吗?”

“过年的时候,你说在女朋友家过情人节,实际上不也和倪婳在一起吗?”

“你光明正大?你要是光明正大的话,又何必找这么多理由和借口,暗地里接近她?又何必在多次提到女朋友的时候,隐瞒女朋友的身份和名字?”

“你这样做,不就是怕我知道吗?”

“我不光明正大,难道你就光明正大了?”

裴遇赞许地点了点头:“查的还挺清楚的。”

这还是裴遇第一次听裴晋一次性说这么多话,看来他确实被他和倪婳和好这件事情给刺激到了。

听了裴晋这番话,裴遇面上丝毫没有被拆穿后的难堪。

“我是故意隐瞒了一些事情没错,但如果你非要查,也不是查不出来。”

“再者说,你都和倪婳分手了,我喜欢她,追求她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“喜欢?”裴晋仿佛听见了什么笑话,他讽刺地反问道,“你确定你是因为喜欢她,才追求她的?”

“不是喜欢是什么?难道是你和倪婳说的那样,利用她来报复你?”

裴遇语气带上了透露出无奈:“那你可就误会我了,我怎么会这么做呢?你随意这么一揣测,再和婳婳那样一说,我可是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解释清楚的。”

裴遇说着,看向裴晋的眼神中露出了挑衅的意味:“好在,婳婳最终相信了我……”

裴晋冷笑了一声,他突然上前几步,一把抓住了裴遇的领口,把他推到了身后的书架上。

“裴遇!”

裴遇被他这样用力一推,身后书架上的一个陶瓷摆件摇晃了两下,接着便坠落下来,发出了一声脆响,陶瓷碎片散落了一地。

守在办公室外的池秘书听见动静,差点冲进去。

里面的兄弟俩不会打起来了吧?

只是发出了那一声动静之后,里面重新安静了下来,池秘书只好把放在门把手的手又收了回来。

但他还是不太放心,侧耳留意着里面的动静。

办公室内的场景确实没有池秘书想象的那么糟糕。

裴遇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陶瓷碎片,面上露出一丝惋惜之意。

“哥,你这是做什么?可惜了这个陶瓷摆件,好像还是爸送给你的吧?”

裴晋算是对自己这个弟弟的心态有些佩服了,自己都差点掐住他的脖子了,他居然还有心思惋惜一个摆件。

可裴晋没心情配合他插科打诨,他的脸色还是寒津津的:“你敢确定,你做这一切,真的没有报复的意思在里面?”

“你的意思是我骗她?”

“不是吗?”裴晋依旧紧紧地攥着裴遇的领口。

“裴遇,你有什么事情冲我来,倪婳是无辜的,你何必要把无辜的人牵扯进来?”

裴遇看着裴晋这为了倪婳担忧的模样,眼神也冷了下来。

可真是深情啊。

裴遇收起了脸上的笑意,他一把扣住裴晋的手,将他的手从自己领口拉了下来,再反手一推。

他们兄弟两人的个子其实差不多高,裴遇还不至于被裴晋的力道压制到无法动弹。

他这样一推,裴晋后退了一步,两人之间拉开了距离。

“你未免把我想的太卑鄙了一点,也把倪婳想的太傻了一点。”

“倪婳是一个成年人,她有自己的判断能力。”

“不要用你的思维来推测一切,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是利用倪婳来报复你?”

裴遇看着裴晋,一字一句地问:“这个世界上就只有你能喜欢她吗?我难道就不能喜欢她?”

裴晋没说话,脸色却依旧难看,他显然是并不相信裴遇的说法。

是,别人当然也有喜欢倪婳的资格,可是裴遇的动机太可疑。

倪婳是他的前女友,裴遇接近倪婳的时间点和种种手段,足以证明他是蓄谋已久。

喜欢?

真的那么巧合吗?

裴晋很清楚,哪怕裴遇表面上还和杨惠媛维持着体面,实际上他肯定已经知道了当年的事情,也知道他亲生母亲的死因了。

这种情况下,他怎么可能不怨恨杨惠媛和他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?

裴晋没办法不怀疑裴遇的动机。

现如今,他不就已经和他撕破脸了吗?

裴遇没管裴晋的反应,他低头整理了一下自己被抓皱的领口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